軍援湖北專家組組長:發現部分健康人群攜帶病毒

在今晚央視新聞頻道《新聞11》節目中,主持人白連線湖北省援軍前方專家組組長、解放軍總醫院呼吸科專家,解讀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救治進展。

在軍事診療項目中,強調抗體檢測的“金標準”。劉又寧說,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核酸檢測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手段。但是核酸檢測的本質是找出病毒在哪裡。病毒是活躍的還是會傳染的還不知道。嚴格來說,核酸檢測呈陽性並不能證明是感染。隨著疫情的延長,我們其實也發現了一些健康的人在攜帶病毒。

抗體就是病毒。他們一定在那裡,引起全身反應。所以抗體增多說明宿主確實被感染了。當然,抗體是IgM和IgG。後來產生了IgG抗體,但假設兩周後增加了4倍或改變了4倍,就可以診斷出這個病人。這種診斷別人是推翻不了的,所以我們把這種診斷稱為“金標準”。

但是,這個診斷也有缺陷。它通常是追溯性的,僅在疾病發作後兩周才發現。所以核酸檢測還是很重要的。

為什麼軍隊診療項目叫“新型冠狀病毒病”而不是新冠肺炎?解放軍專家給出解釋

主持人白提到,疫情爆發以來,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已經“迭代”了7版,而軍方的診療方案也發佈了2版,細節上有異同。為什麼不在軍事診療項目中稱之為“新冠肺炎”而稱之為“新型冠狀病毒病”?

軍方援鄂專家組組長:發現個別健康人攜帶病毒

軍方援鄂專家組組長:發現個別健康人攜帶病毒

劉又寧說,首先,國家診斷和治療計劃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軍事規劃主要參照國家規劃制定,但在學術上,軍事規劃有不同的觀點。就名字而言,“國家計劃”稱之為“新冠肺炎”,而我們(軍事計劃)稱之為“新型冠狀病毒病”,而不是肺炎。

原因很簡單,但也很充分:第一個原因是相當一部分患者沒有肺炎,相當於國家計劃中的輕度患者,其定義是沒有肺炎。所以很多患者沒有肺炎,也叫肺炎,不合適;第二個原因是新冠肺炎不僅侵犯肺部,而且侵犯全身。許多器官也受到影響,病毒逐漸在肺外發現。

最典型的是屍檢時脾臟、骨髓、淋巴結受累最嚴重,甚至很少發現正常淋巴細胞,說明其細胞免疫功能不是普遍下降。如果在這種狀態下被稱為肺炎,顯然是不合適的。如果叫“病”或者“綜合癥”,可能會好一些。

劉又寧接著說,這種疾病在英文和中文中有兩個名字。“在英語中,我們承認世衛組織的‘新冠肺炎’,但在漢語中,我們仍然稱之為‘新冠肺炎’,我認為這不太合適。個人覺得大眾傳媒裡,大家都習慣了,也可以叫新冠肺炎;但是在學術文章和官銜上,我個人認為應該改成世界統一的名稱。對疾病的性質有全面準確的反映。”

為什麼美國年輕人走進病房,48小時內死亡?解放軍專家:我解釋不了。這種現象在中國非常罕見

在節目中,白問到,在軍隊的診療方案中提到的易感人群中,隻有2.1%在19歲以下。為什麼要關註易感人群?你基於什麼樣的調查結論?

劉又寧說,這不是我們自己的研究結果,而是我國疾控中心的流動結果(即流行病學調查)。在發表這篇文章的時候,已經有4萬多名患者,這是一個很大的樣本,所以在統計上不會有偏差。對於這種疾病的易感人群(問題)來說非常重要,老年期頻繁。因此,死亡率很高。這個老年不是一個很老的社會,與人口結構不符。

軍方援鄂專家組組長:發現個別健康人攜帶病毒

軍方援鄂專家組組長:發現個別健康人攜帶病毒

他說有專家認為這和孩子接觸病毒有關,我不同意。孩子雖然不常上街,但是有一種家族聚集癥,好幾個家族都有。如果是家族性疾病,孩子是最脆弱的,那麼本質上應該是病毒對不同人群的靶細胞親和力的差異。當然,非典發生的時候,我們看到了這個規律。畢竟這種病毒和SARS有80%的相似性,也表現出這種規律,我覺得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這兩天在紐約看到一個中國ICU主任。他報告說,在紐約,不止一名年輕患者獨自來到病房,但在48小時內死亡。這個我沒法解釋。這種現象在我國很少見。為什麼美國會出現這種現象?病毒有區別嗎?我們不知道,隻是註意。

(內容來源:北京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