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數據經過加工?司法鑒定專家回應維權車主疑問

汽勢Auto-First|張馳

“ 接下來我會把之前特斯拉提供的不完整數據公佈,特斯拉為什麼要隱藏掉關鍵參數?”6月20日,因上海車展“車頂維權”而倍受關註的河南安陽車主張女士在微博再次發聲。她認為特斯拉提供的數據不完整。

張女士表示,“ 我一直不發聲不是放棄維權了,而是不想再浪費公眾資源。 我的維權事件仍在依法向國家監管部門投訴,希望特斯拉能夠依照中國的法律法規,盡快履行監管部門的責令。”

事實上,“車頂維權”事件發生後,4月21日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就發文責成河南省、上海市等地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依法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同時,強調企業要切實履行質量安全主體責任,為消費者提供優質安全的產品和服務。

鄭州市鄭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也第一時間回應,責令特斯拉汽車銷售服務(鄭州)有限公司無條件向張女士提供該車發生事故前半小時完整行車數據。

特斯拉官方微博在4月21日下午發文稱,特斯拉已主動與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聯系並匯報相關情況,特斯拉願意全力配合,提供事發前半小時的車輛原始數據給第三方鑒定機構或政府指定的技術監管部門或者消費者本人。同時懇請鄭州市市監局指定權威的、有資質的第三方檢測鑒定機構,開展檢測鑒定工作,早日還原真相。據汽勢Auto-First了解,目前相關部門調查還沒有進一步結果。

據汽勢Auto-First了解,特斯拉行駛的相關視頻,作為特斯拉的數據運營平臺,並不會直接存儲視頻文件,而是通過計算機視覺神經網絡創建抽象場景表現,在這種表示中,物體被可視化為帶有顏色編碼的長方體形式,並丟棄像素級別的信息,這將大大減少下載數據的帶寬和存儲空間。

特斯拉所存儲的數據解讀,顯然不是提供給一般車主就能看得明白的,需要專業的第三方提供技術支持,同時也需要特斯拉配合。

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副主任郭弘近日表示,“通過汽車取證技術可以分析數據是由於操作系統或者其它原因造成的車輛事故。”

對張女士提出的特斯拉提供給她的數據是經過加工的質疑,郭弘表示:“事實上,特斯拉數據分為若幹個部分,包括攝像頭,Model3配備了一個U盤,在哨兵模式下攝像數據被存儲在U盤裡;在ECU模塊裡也可提取到相應數據;EDR模塊可提取到碰撞數據。對所有數據進行綜合分析,基本上可以還原車輛交通事故的實際情況。最近相關部門在對此進行鑒定,我們也在等待後續結果,希望能給公眾一個客觀真實的交代。”

郭弘介紹,目前特斯拉的鑒定涉及到車輛電子數據取證,按照取證規則,需要公安機關和司法鑒定機構介入。關於有用戶提出,為什麼特斯拉和蔚來提供的數據不一樣,蔚來數據很全,而特斯拉就幾例,是不是經過了修改。郭弘表示,數據真實性也是司法鑒定的重要部分,相應機關會進行區分。

此前特斯拉“車頂維權”車主張女士還提出,她行車記錄儀中沒有行車視頻記錄,特斯拉方面通過微博回應稱:“關於行車記錄儀無視頻,是因為車主沒有創建專用的文件夾”,特斯拉方面認為車主在行車記錄儀使用方面出了問題。

對此,郭弘指出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數據可能已經被覆蓋。郭弘介紹,行車記錄儀數據一般存儲在SD卡裡,如果車輛被撞後還在通電,行車記錄儀還在繼續工作,這時被寫入的數據常常會覆蓋掉發生事故的部分,一旦數據被覆蓋,就基本沒有復原的可能性,這也是公安交管部門經常遇到的情況。郭弘提醒車主,要特別註意這一點,做好行車記錄儀數據的保護。

郭弘介紹,包括特斯拉在內的外資汽車企業,雖已同意把數據放在國內存儲,但在公安機關或司法鑒定機構進行數據提取分析時,到底廠家需要給哪些數據,法律層面還沒有相關規定。

關於特斯拉的此次維權事件撲朔迷離,在多方開始關註並參與調查的情況下,到底事件會走向何方,汽勢Auto-First會持續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