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問答》大雪紛飛的時候 去華科爬魚枷山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一樓:陳皮皮是我弟弟。

2008年1月,我爬上去,從東9樓旁邊的路往北走。教室公寓或者博士後樓北面有一條小路,我可以爬上去。往西走,很遠的地方有一個亭子,所以我想去爬。據說我能看到遠處的露天電影院,就是現在的機械樓。

當時我約了高中時暗戀的男生下午去爬山,他答應了,情緒很高。因為緊張和寒冷,我走得越來越快,山路彎曲但不陡峭。

我回頭一看,全是白色的,他穿著灰色的外套,與周圍的景色融為一體。我看起來突兀而多餘,感覺醜陋而孤獨,仿佛要打破沉默。於是,我抓起一把雪,像他一樣扔了出去。他大聲說,不,一堆雪球突然打中了我們。

亭子裡有人,但被一棵樹擋住了。他們對向我們扔雪球猶豫不決。當他們看到我扔出第一場雪時,他們開始大驚小怪,不管這是否突然。

當我回頭看他的時候,我搖搖頭,叫了聲“唉,喲”,但我沒有反擊。我看起來像是在和你折騰。我靠在一棵樹上等他。看著他的笑臉,我突然感到心慌。可能是淡淡的微笑。

所以,在哪裡看雪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誰一起看。